論語逐跡 e.3


什麼是學?我們先來讀《尚書.說命下》,接著再往下探究。

王曰:「來!汝說。台小子舊學于甘盤,既乃遯于荒野,入宅于河。自河徂亳,暨厥終罔顯。爾惟訓于朕志,若作酒醴,爾惟麴蘖;若作和羹,爾惟鹽梅。爾交修予,罔予棄,予惟克邁乃訓。」

說曰:「王,人求多聞,時惟建事,學于古訓乃有獲。事不師古,以克永世,匪說攸聞。惟學,遜志務時敏,厥修乃來。允懷于茲,道積于厥躬。惟斆學半,念終始典于學,厥德脩罔覺。監于先王成憲,其永無愆。惟說式克欽承,旁招俊乂,列于庶位。」

王,指的是商朝中期的君主武丁,武丁是他的諡號,後人稱之為商高宗,他的伯父也特別有名,就是盤庚,盤庚死後,弟弟小辛、小乙接連繼位,小乙之後就傳給武丁。現在的殷墟出土,許多甲骨文都是出自武丁統治時期,是商朝中期極為強盛的時代。

武丁說:「來啊,說。」說,是傅說,傅說是什麼人?大家還記得《孟子.告子章句下》那段著名的例證嗎?

舜發於畎畝之中,傅說舉於版築之間,膠鬲舉於魯鹽之中,管夷吾舉於士,孫叔敖舉於海,百里奚舉於市。

傅說是出身低微的這位上古賢人,他原本是位建築工人,他在建築業究竟什麼地位,我不太清楚,有人說他是建築科學家,但《史記》說他是胥靡,也就是犯刑服役的奴隸,這倒也不相斥。太史公在《史記》記載了傅說一段頗具傳說色彩的故事。

《史記》記載,小乙去世,兒子武丁即位,他有心想要充實國力,思圖復興,但是找來找去就是少了能夠輔佐的人。於是即位之後三年,他基本上不過問政事,把權力交付給冢宰,這個官位大約可說是首席執政官,行政院長,也就是後來周朝所稱的太宰、三國時代所稱的丞相。

三年之後,武丁說話了。《尚書.無逸》說:「作其即位,乃或亮陰,三年不言。其惟不言,言乃雍。」尚書說,武丁三年不過問政事,也因此,他說的話會讓人覺得平和喜悅。

不過,乃或亮陰是什麼意思呢?《論語.憲問》當中,子張也問了孔子這個問題,子張曰:「書云,高宗諒陰,三年不言。何謂也?」子曰:「何必高宗,古之人皆然。君薨,百官總己以聽於冢宰三年。」亮陰、諒陰,《禮記》寫作「諒闇」,推測是君主守喪的專有名詞。

《禮記》寫:「殷高宗諒闇,三年不言。檀弓云:子張問曰,書云高宗三年不言,言乃讙。有諸?仲尼曰:胡為其不然也!古者天子崩,王世子聽於冢宰。」

綜合來看,孔子告訴子張,古代不只是君王有三年守喪的諒闇之禮,將政事授權給冢宰,百官也同樣如此守喪三年。言下之意是,這些古禮到了春秋時代早就消失了,這時候君主去世只見爭權奪利,使黎民百姓受害於苦難之中。

有趣的是,武丁說什麼呢?他說他夢見一位聖人,叫做「說」,這個人不是做官的,而是一位庶民,結果還真的在「傅險」這個工地裡找到傅說,且封傅說為相。

其實,我想武丁早就在民間遊歷的時候就認識傅說,欣賞傅說的才華,只是礙於傅說的「胥靡」身份,才設法假託夢境來說服文武百官接納這位浪子回頭的工人入朝。

再回到《尚書.說命下》。

台小子,台不讀作「臺」,而是讀作「怡」,小子本是對年幼者的稱呼,引為自謙。武丁說:「傅說啊,我從前還是王子的時候,曾受教於輔國大臣甘盤,但是還沒學成就早早結束了學業,搬到荒野、沙洲這些鄉下地方去體驗民情。」徂,讀音「ㄘㄨˊ」,走去什麼地方,或者抵達什麼地方的意思,自河徂亳,就是從鄉下回到首都亳城。暨厥終罔顯,到現在也都沒什麼體悟

武丁說,你要教導我,你就像是製酒要用的麴,煮羹要用的鹽、梅,不可或缺。交,《孔傳》說是「非一」,不太好懂,《小爾雅》說是「俱」,這就懂了。爾交修予,你要在方方面面都調教我;罔予棄,不要放棄我;予惟克邁乃訓,惟是願、希望,克是能夠,邁是遠行的意思,引申為實踐、履行,予惟克邁乃訓,我希望能夠遵循你的教誨

武丁謙恭地向傅說提出拜師的請求,但言談中也仍有君王的威儀。傅說怎麼回答呢?

傅說說,啟稟國王,人們增長見識是為了想要建功立業,要想建功立業,必須向古人學習,我還沒聽說過有哪個君主不向古人學習而能做到長治久安的。學習,得要謙虛,得要勤勞,有了謙虛與勤勞的態度,自然會有成長。我能教導你,對我而言也是學習,凡事只要以學習為出發點,就能不知不覺提昇自我。學習古人經典,則免於犯錯,因此我傅說能夠遵循你的旨意,為國家招攬賢士。

學與習,其實是一體兩面。

學是什麼呢?古人大致上有兩種解釋,皇侃引《白虎通》說是覺悟所未知,朱熹說是效法。錢穆《論語新解》說後覺習效先覺,必先誦讀先覺之著作,所以覺悟與效法都可相通。

我部份認同錢穆的說法,也就是「學」應該分成兩個階段來看。第一步是,人們是「未覺」的狀態,誦讀「先覺」的著作;第二步,原本「未覺」的人們因為某種原因覺悟了,因此成為「後覺」。

習,鳥數飛也,所以上面是個「羽」字。鳥類飛翔是天生本能還是後天學習呢?或許是天生本能吧,但是雛鳥在成功飛翔之前,其實是有一段拍動翅膀的嘗試過程。古人可能觀察到雛鳥學飛的過程,而創造了「習」這個概念。

因此,習字著重在「重覆」的意思。再回想傅說說的,只要學習古人的基本態度抓穩了,自然就有智慧的積累與成長。這又讓我想起《大學》的章句:「湯之盤銘曰,苟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;康誥曰,作新民。詩曰,周雖舊邦,其命維新。是故君子無所不用其極。」學,不是重覆做一樣的事就好,而是要追求盡善盡美,每天都有所進步,而因為感受到自己的進步,自然就會散發出愉悅的心情,不亦說乎!

待續。

嗨,想聊聊嗎?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