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語逐跡 e.2


曰字,皇侃引用《說文》解釋,是指開口吐舌,發語之端也。外圍的四邊形是嘴巴張開的象形,中間一橫是指事法,表示連聲帶氣,整個也就表示人張開嘴巴準備要說話了。至於說了沒有呢?如果就皇侃的說法,其實是還沒有,不過大多都將「曰」解釋為「說」,意義相同於「言、云」。

曰字,前面加上主詞,就是主詞代表的那個人說了下面的這段話,例如子曰:「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?」、王曰:「叟不遠千里而來,亦將有以利吾國乎?」《詩經.鄭風》有「女曰鷄鳴,士曰昧旦。」

曰字,前面如果不是人名,則可解釋作「是」、「稱作」,或者作為無意義的語首助詞、語中助詞。

曰字作為「是」,例如《禮記.王制》有「國無九年之蓄曰不足,無六年之蓄曰急,無三年之蓄曰國非其國也。」《大學.釋治國平天下》有引尚書秦誓篇中的一段話:「人之有技,媢嫉以惡之;人之彥聖,而違之俾不通;實不能容,以不能保我子孫黎民,亦曰殆哉!」嫉妒有能力、有賢德的人,故意排擠他們,因而無法保護百姓生存繁衍,那麼國家就很危險了!

曰字作為「稱作」,與「是」的意思有點接近,但我認為還是值得將它區分開來,因為「是」是本質上相同,「稱作」是為對象賦予一個可供辨識的名稱。例如北宋《太平寰宇記》有「春秋時宋襄公地也。宋襄公葬焉,故曰襄陵。」

說到這裡,我們看看憲問篇當中的一個句子。子路曰:「桓公殺公子糾,召忽死之,管仲不死,曰未仁乎?」子曰:「桓公九合諸候,不以兵車,管仲之力也。如其仁!如其仁!」我看到這個「曰未仁乎」有人把它加上冒號,變成「曰:未仁乎?」這個標法我想是錯誤的。曰未仁乎的曰,解釋作「是」應該比較恰當。子路質疑孔子為什麼那麼推崇管仲,管仲真的是個好人嗎?他問老師說,齊桓公(公子小白)與公子糾爭奪大位,入臨淄即位為齊桓公之後,逃亡魯國的公子糾被魯莊公處決於笙瀆,隨行的召忽與管仲兩人反應不同,召忽選擇了自殺,管仲卻沒有選擇自殺而被押解回齊國,甚至後來投靠齊桓公,幫助齊桓公創建霸業。管仲與召忽相較之下,管仲不是仁人吧!

曰除了「說」、「是」、「稱作」,還可以作為語首與語中的助詞,無意義。在先秦文學之中,特別常見於《詩經》,因為《詩經》特別講究韻律,曰字可以填補字數不足的句子,使韻律諧調整齊。例如《詩經.秦風》有「我送舅氏,曰至渭陽。何以贈之?路車乘黃。」秦穆公派公子罃,也就是後來的秦康公,護送舅舅公子重耳回去晉國,配上四匹黃馬的路車。

這首詩背後又是一個立嗣之爭的故事。晉獻公有三位可繼承大位的候選人,分別是申生、重耳、夷吾。然而他最寵愛的女人驪姬想要讓自己的兒子來繼承大位,因此百般要求晉獻公將申生、重耳、夷吾趕到首都曲沃城外,結果申生自殺,重耳逃到蒲城,夷吾逃到屈邑,之後重耳又逃到了媽媽的娘家翟國,同行的還有他的舅舅狐偃。

晉獻公去世,驪姬的兒子奚齊順利繼位,由大臣荀息輔佐。此時,支持申生的卿大夫里克趁機刺殺奚齊,接著再除去奚齊的弟弟卓子,最後將驪姬鞭死,並派狐偃的哥哥狐毛去老家翟國迎接重耳回來繼位。重耳得知此事,找了理由謝絕了,於是里克再去梁國找到夷吾,讓夷吾接下晉國大位,稱為晉惠公。

夷吾繼位之後,為鞏固權力,於是對重耳起了戒心。重耳知道後,與趙衰、狐偃一行人再逃往齊國,在齊國過了幾年安逸的日子之後,又啟程轉往曹國、宋國、鄭國、楚國。在楚國,楚成王問重耳說,你回晉國之後要如何報答我呢?重耳說,萬一晉楚兩國兵戎相見,我願意退避三舍。

秦晉兩國原本是姻親關係,晉獻公的女兒伯姬嫁給秦穆公,因此當晉國饑荒的時候,秦穆公賣糧給晉解除危難,但後當秦國饑荒了,晉惠公卻乘機出兵打秦國,爆發了韓原之戰,其人品低劣可見一般。

戰場上,晉惠公的品行也讓他自己陷於危險之中。在戰場上,大臣慶鄭建議他要使用晉國的馬來駕車,因為晉馬比較熟悉水土,但是晉惠公不聽,他硬是要使用鄭國的小馬,結果小馬掉到爛泥巴坑裡去動彈不得。晉惠公向慶鄭呼救,慶鄭說,不聽勸諫,自取敗亡,這時候幹嘛還想逃呢?

秦穆公抓到晉惠公之後,將晉惠公送國晉國,晉惠公為了表示誠意,獻出了西河土地,還將公子圉送往秦國作為人質,而秦穆公對公子圉也很善待,還將女兒懷嬴嫁給他。然而公子圉得知晉惠公夷吾病重的消息,卻急著拋下懷嬴急著回晉國繼位,秦穆公心中自然憤憤不平,於是派人去楚國請來了重耳,要讓懷嬴改嫁予他。

晉惠公去世,公子圉繼位為晉懷公。他由於從秦國逃出,害怕秦國報復,下令要求重耳一行人返國,方便就近看管。重耳決定回去晉國,秦國派出大軍護送,晉國邊境的士兵看見秦軍出現在黃河邊上,也趕緊出兵準備抵抗。可惜晉懷公不知道,他的子民,他的百姓早就不與他站在同一陣線了。

我送舅氏,曰至渭陽,這句話就是「我送舅舅到渭陽」。而在《三字經》當中,也有許多為了韻律而加進去的曰字,例如「曰南北,曰西東,此四方,應乎中。」這裡的曰是助詞,它沒有主語,因此不應解釋為「稱作」。

另外,還有一個比較特別的用法,出自《書經.堯典》。「曰若稽古帝堯,曰放勳,欽、明、文、思、安安,允恭克讓,光被四表,格於上下。」這裡的「曰若」也是發語詞,無意義,後面的曰是「稱作」。這句話是說,考查上古堯帝,他的名子叫做放勳,後面那些欽、明、文、思都是他的美德,所以他能使部族和睦相處,澤被四方。
繼續閱讀

嗨,想聊聊嗎?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