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語逐跡 e.1


子曰:學而時習之,不亦說乎?

子,是門人對孔子的尊稱,夫子、老師的意思,但其實「子」這個稱謂在周朝是有所避諱的。

周朝在武王伐紂之後,設立了公、監、侯、伯、子五等爵,管蔡之亂後改設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五等爵,如《禮記.王制》所記:「王者之制祿爵,公侯伯子男,凡五等。」受封為子爵國的諸侯,例如楚、越、莒、牟、溫、沈、頓、鍾離,「子」是這些諸侯領袖受周天子策封的世襲爵位,諸侯之下則領有卿、大夫、士等沒有爵位的貴族。因此顧炎武《日知錄》說,大夫雖然也是貴族,卻不會任意自稱為「子」,而是稱作伯、仲/孟、叔、季。

不過,到了周僖王之後,情況有所改變,大夫紛紛僭越稱子,始作俑者是魯國的三桓家族。三桓的「桓」指的是魯桓公,而三桓則是魯桓公嫡長子魯莊公之外的三個兒子,孟慶父、叔牙、季友,魯莊公封他們為卿大夫。

魯桓公與魯莊公的正室夫人都是齊國人,桓公娶齊襄公同父異母的妹妹文姜,莊公娶齊襄公的女兒哀姜、叔姜,但是這兩代婚姻都出了很嚴重的問題。《史記》記載,桓公的夫人文姜與齊襄公有不尋常的兄妹愛情,婚前婚後多次與齊襄公私通。魯桓公知道之後痛罵文姜,說不定還有一陣拳打腳踢,結果文姜一狀告到哥哥那裡去,齊襄公就派公子彭生折斷魯桓公的肋骨,文姜搞出這種事來,也從此不敢再到魯國。

魯桓公的問題在文姜,而魯莊公的問題主要是他自己。根據《列女傳》的記載,魯莊公在哀姜還沒正式成親之前,就已經先去齊國與哀姜同房了,你就看得出來魯莊公這個人沒什麼道德感。在這之前,魯莊公還有一段感情不得不說,這段故事記載在《左傳.莊公三十二年》,對象是魯國大夫黨氏的女兒孟任。

「初,公築臺臨黨氏,見孟任,從之,閟,而以夫人言許之,割臂盟公,生子般焉。」

《左傳》只是寥寥幾句,就把魯莊公好色之徒的形象寫得淋漓盡致。魯莊公建造高臺,大概是居高臨下看到隔壁那戶人家裡面有個美女,顧不得自己什麼身份就尾隨她,讓孟任嚇得把房門關上,莊公在門外極力說服,說要娶她當夫人,孟任半信半疑,要求莊公與她割臂發誓,這才答應他。後來他們生了一個兒子,名為般。

孟任的反應說明了,她是一位知禮守禮,不慕榮利的女性,但很可惜,魯莊公並沒有實踐他的諾言,而是娶了齊襄公的女兒哀姜為正室。魯莊公為了迎娶哀姜,特地把桓公的祠堂重新裝飾雕刻一番,又拿出玉帛作為見面禮,讓哀姜風風光光,結果這個行為卻被大夫夏父弗忌糾正,說玉帛是男性才能使用的見面禮,今天迎娶哀姜拿出玉帛,根本破壞了男女有別的禮法制度。

哀姜進魯國當上正室夫人,但是她卻也跟文姜一樣性格奔放,與魯莊公的弟弟孟慶父、叔牙私通。哀姜自己本身沒有生育,所以當魯莊公病重,想決定王位繼承人的時候,底下就分成了兩派;一派是支持魯莊公將王位傳給孟任之子般的季友,季友跟魯莊公都是文姜的兒子,而另一派就是孟慶父、叔牙與哀姜這三個人,孟慶父與叔牙是魯莊公同父異母的弟弟。

魯莊公隱約可能知道孟慶父的野心,故意先對叔牙旁敲側擊一番,問他有沒有推薦的繼承人。沒想到叔牙這個人也挺老實,表明說他支持孟慶父繼位。魯莊公接著再把這件事告訴季友,問季友的意見,季友隨即效忠,假借魯莊公的旨意,誘使叔牙到大夫針季家中,讓針季毒死叔牙,擁立公子般。

公子般上任沒多久,孟慶父與哀姜又想合力殺公子般。他們找到一位名子叫做犖的馬夫,這個人力大無窮,他因為在一次祭典上態度輕浮,調戲魯莊公的女兒而被公子般處以鞭打,懷恨在心,所以孟慶父就利用了他的怨恨,讓他去刺殺公子般。事成之後,孟慶父改立叔姜九歲的兒子公子啟為魯閔公,季友見情勢不對,迅速帶著魯閔公的哥哥公子申逃往陳國避難。然而,魯閔公上任第二年,孟慶父還是忍不住權力誘惑,想要自立為王,又找了大夫卜齮去刺殺魯閔公。大夫卜齮因為田地被魯閔公的老師侵佔而懷恨於心,魯閔公不過八、九歲的孩子,對於老師所作所為即使不認同也只能默許,何況他還被孟慶父挾持著,無所作為,悲劇因此發生。

季友在陳國聽說魯國政變,帶著公子申途經邾國,要回魯國爭取統治權,立公子申為魯僖公。當時魯國人民群起反抗孟慶父與哀姜,最後孟慶父逃往莒國,哀姜逃往邾國。孟慶父與哀姜利用圉人犖、卜齮的仇恨,借刀殺人,接連犯下兩起弒君之罪,這事傳到齊國之後,齊國人與魯國人同樣群情激憤,因為魯閔公的母親是叔姜,與齊國人血脈相連,魯閔公被殺就如同自己的孩子被殺一樣,因此齊桓公顧不得哀姜是自己妹妹的身份,只能忍痛殺之。

至於逃到莒國的孟慶父呢,季友向莒國付了錢,莒國就把孟慶父賣回魯國了。當他們來到魯國境內的「密」這個地方,孟慶父或許因為怕死而請公子魚代為向季友求饒,結果季友當然不同意,孟慶父聽見公子魚哭著回來報訊,自知大勢已去,為免遭受折磨,最後選擇自縊。

季友贏得了最後的勝利。在《論語》當中,我們偶爾可以看到季孫氏的跋扈,季孫氏就是季友的後代。

三桓,季孫氏是最先稱「子」的,始自季友的孫子行父,稱季文子,其次是孟孫氏的孟獻子,最後是叔孫氏的叔孫穆子。另外像是三家分晉之後,魏犨稱魏武子,趙衰稱趙成子、韓厥稱韓獻子。看得出來,到了春秋末年,群雄並起,每個政權都有更高的企圖心。

顧炎武說,春秋從僖文之後,有學問的宗師,雖不具貴族身份,但都可稱為子。比如子路曰:「願聞子之志。」子曰:「老者安之,朋友信之,少者懷之。」子之志,就是老師的志向,如邢昺所疏:「古者稱師曰子。」

這也就能解釋,為什麼《論語》除了孔子之外,只有有子、曾子與偶然出現的閔子、冉子,如此推論《論語》的編纂者、傳述者肯定是有子、曾子的後輩學生。

至於我們熟悉的子路、子夏、子游,這些「子」是作為男子之通稱,通常放在名子之外的表字以作為別稱,比方說子路的本名是仲由,子夏的本名是卜商,子游的本名是言偃。《論語》之中,孔門弟子的表字大多都比本名更常被提及,可以感受到這群師生之間確實有著相當親暱的情誼。

蘇格蘭漢學家、牛津大學教授James Legge與美國漢學家、印第安那大學教授Robert Eno在翻譯論語的時候,都將「子」翻譯為The Master,這個字的意思大致有以下幾種解釋:學有專精(expert)、有主控權的(lord or owner)、可指導或引領精神(captain, guru)、教育者(teacher)。

子,可以成一家之言,因此先秦有諸子之稱。不過在論語之中,子曰的子是孔子的專屬稱謂,別無他人,從外人的眼光來看,翻譯成孔夫子、孔老師是比較客觀的,而對於孔門弟子而言,夫子本來就定於一尊,不作他人想,所以去孔而獨稱其為「子」,頗有信仰唯一真理的意味。

繼續閱讀

嗨,想聊聊嗎?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